新闻 | 娱乐 | 女性 | 文化 | 教育 | 卫生 | 政务 | 廉政 | 体育 | 悦读 | 艺术 | 法制 | 专题 | 财经 | 银行 | 产业 | 

首页 | 冀州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 专题 > 正文

小腹传来一阵阵钻心的疼,我躺在地上直不起身子,一股热流从腿间流出。 油灯忽的灭了,老人、妇人和薛北客静静的坐在黑暗中,薛北客双手抱住了头,无力的靠在了小桌上。

2020-5-23
她话里传达的意思便是我与她突然的发疯有关。
陆淮南站起来徐茵却紧紧的攥着他的衣角害怕他会离开。
他拍了拍徐茵的手转头看向我一字一顿:“你他妈到底与她说了什么。”
我摇着头我明明什么都没说该疯的人是我才对。
她怎么会突然这样……
联想到她之前的话说不定她现在也是装的。
我大步走上前不顾陆淮南的阻拦想要抓住徐茵的把柄只要我能证明她是装的那陆淮南是不是就会相信我之前所说的话。
当我凑近之后徐茵突然大叫一声一下把我推到在地还一脚踩了上来嘴里害怕的念叨着:“坏人走开走开!”
我吃痛的叫了一声陆淮南连忙拉开徐茵“乖听话这里没有坏人不要激动。”

“不要!”薛北客要去阻挡却已经迟了。

老人拿起自我的粗瓷杯饮了一口悠然叹了一口气:“年轻的时候喜欢金玉古董这样的东西一心只是要赚钱要富比王侯揽尽至宝。直到有一天我看见镜子里的自我白发苍颜而我收集的金玉古董却还依旧我才发现自我不过是个傻子。再过许多年我化成一具枯骨这些金玉还是依然故我到底是金玉归我所有还是我为金玉所有呢?我短短一生的数十年尽数都耗费在这些没有生机的死物上面了。”

老人看了看薛北客目瞪口呆的模样微微摇头:“世人说翡翠宝贵可这种不可穿不可食的东西。在我看来用来做便器也不为过何况是作为盘盏?你觉得可惜不过是还未真正拥有不可计数的金玉珍玩更不曾领会那富有天下背后的孤独而已。”

“人能活几何?你要做什么?你可真的清楚么?你的志向与抱负?开国的羽烈王从一介布衣而有天下却自谓平生所错其实太多你的志向与抱负敢与他相比么?”老人起身掸了掸袍子携着妻子的手缓步走向门边“每个人活在这世上都有他的不容易处别人一生的积累你何苦要夺之而后快呢?”


头条推荐/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业务范围 |  本网招聘 |  站点地图 |  版权声明 |  员工查询

Copyright 1997-2014 All Rights Reserved.